扁平髋专科治疗医院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娄底双峰一农民在家建房子,施工队请来的民 [复制链接]

1#

娄底人请点手指上方娄底顺风车可别再错过了

网友反映:

年3月,我父朱可良在老家双峰县洪山殿镇鳌头村准备建房。因王惠四在我村曾承包过多处房屋建设,见其曾承包的多处房屋质量、价格比较符合心中的定位。随后与王惠四联系洽谈房屋建设承包事宜,经多次与王惠四商谈,并在本村村民朱国永等人协助下就房屋建设事宜草拟了一份承包协议。但包工头认为既然大家已经达成一致,便没有在承包协议上签字。在协议中有明确约定:每天抓好安全,乙方负责检查,出工前检查好,架模板均匀牢固,发现隐患及时解决,甲方协助监管尽量避免安全事故发生。

...........................................................年6月开始,王惠四便带他的施工团队在我家开始建房,在建设初期一切都很顺利。但在今年7月20日下午四点,王惠四雇佣的一名女工陈年春发生意外事故,其不幸从二楼脚手架上摔下。摔下当时手、下颌、下肢等多处着地。随即呼叫救护车,医院。将医院,医院确认可以治疗,医院不能进行美容针,治疗后会留有疤痕,而伤者为一名女工,陈年春及其家属以不满足其治疗要求为由,于医院治疗。治疗期间一切费用具由我父独立承担,医院缴纳,或者伤者亲属上门讨要的方式,陆续给出治疗费6万5千元。

...........................................................

在年8月21日,医院,找患者主治医生戴医生了解,伤者经多医院的出院条件,后续需要继续养伤。便与伤者商议出院事宜,陈年春及其家属提出出院后要去我家养伤,并要求支付住院期间其雇佣的护工(其亲属)费用每天元。而我家只有7旬老父及近7旬而且腿脚不便的老母在家,同时正在建房,我父便拒绝了该条件,随后陈年春便拒绝出院,医院。我医院的费用。

...........................................................我父回家后继续进行建房,然而从8月24日开始,陈年春变让其婆婆——一个60多岁老人上门到我家,辱骂,并扬言如果不给钱就躺在我家,并在随后阻止工地继续施工,每天上我家阻门。我父母不堪忍受,在洪山镇派出所报警,然而警察也不上门处理。陈年春婆婆在我家连续骚扰了将近10天,我父母实在无奈,只能离家外出,现在70岁的老人有家不能回。

...........................................................陈年春来我家建房做事,并非我父母所请,我家也并不记录她的上工情况,并且也不是通过我家直接支付劳动报酬,其与我家根本不构成劳动雇佣关系。仅因为我父多次给出治疗费用,便上门讨要后续治疗费用?还是因为家中只有两位老人家在家便无所忌惮?

...........................................................在法制社会的今天,共和国的同龄老人居然还会被迫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归?在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农村,还要上演这样的悲剧到几时?在此恳请各政府部门,能协调解决

推荐90%的娄底顺风车信息都在“娄底顺风车”!置顶顺风车信息能更快的帮到您,娄底老乡值得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