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平髋专科治疗医院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韦标方择一事终一生专注股骨头坏死 [复制链接]

1#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临床精品特色专科学术带头人,山东省中医药重点学科带头人,山东省股骨头坏死医疗联盟主席,临沂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欧洲关节中心访问学者。专业从事股骨头坏死诊疗30余年,擅长微创全髋关节置换技术以及中医西结合治疗股骨头坏死。

三十四年如一日,专攻股骨头坏死

上午十点二十分,温暖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打在散发着消毒水味道的长廊上。在股骨头专科病区转角处,一位神采飞扬、精神如虎的医者,大步流星迎面而来,“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韦主任刚下手术台,又去病房查看先前做手术的病人。”他的学生曹婷上前解释。原来,这是韦主任多年的习惯,给病人做完髋关节置换手术后,一定要回病房看看病人。病人和家属总是激动的说:看到韦主任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股骨,就是大腿的那块骨头,而股骨头就是股骨顶端膨起的地方。股骨头坏死是指股骨头血供中断或受损引起骨细胞及骨髓成分死亡,继而导致股骨头结构改变、股骨头坍塌,引起患者关节疼痛及功能障碍的疾病,是骨科领域常见的难治性疾病,同时也是最为广大普通百姓所熟知的疾病之一。寒暑往复,韦主任一直都在股骨头领域的前沿奋斗着,坚守“大医精诚”的情怀,以实际行动诠释医者仁心。

渊博的学识、卓越的学术水平、娴熟的手术技巧成就了他的学术地位。在科学严谨的医学世界里,他的身心早已无私奉献给了股骨头事业。高中毕业从农村到城市,成为知识青年的经历是韦标方毕生难忘的一段记忆。他深知知识改变命运,“我们那一代人,小时候也不是说有多崇高的理想,最初的想法就是走出小乡村,到更广阔的世界去。”正因为他深切体会到农村缺医少药、最底层老百姓看病难,希冀长大后能靠自己的才智和双手,为被病痛折磨的群体和家庭提供帮助。


  

医学院寒窗苦读,最终以优异成绩毕业,韦标方毕业后从事骨科临床,这一干就是34年。他对技术孜孜求索,对医德坚守不移,对患者尽心尽力,为众多患者解除病痛,深受好评。“选择股骨头坏死,看似偶然实有必然,年医院选派韦主医院关节病诊疗中心进修学习,师从国内著名专家吕厚山教授、寇伯龙教授,专攻髋关节病的诊疗。此后,师从全国股骨头坏死诊疗专家,广州中医院何伟教授,专攻股骨头坏死疾病的诊疗,重点学习保留患者自身股骨头即保髋治疗。
  

年,医院院领导的支持下,医院首个股骨头坏死治疗专科。身处临床一线,每天面对数不清的饱受股骨头坏死折磨的患者,韦主任亲眼见证太多病人走了太多的弯路,其中原因复杂,一是患者担心治疗费用,有病能拖就拖;二是没条件到城市、医院去看病,多数就近看诊,但基层不具备对股骨头坏死这类复杂疾病的诊疗技术。三是听信一些江湖游医的虚假宣传,花费大量金钱的同时还耽误了病情。就医院由于缺乏经验丰富的专科医生,常常将股骨头坏死漏诊或误诊为“风湿”、“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病。目前,股骨头坏死的误诊率仍然比较高,也不乏诊断清楚但遭误治,长期无法正常行走的情况。

保留自身的股骨头,即保髋治疗。保髋治疗主要分为非手术保髋和手术保髋两类,但具体方法多种多样。“二十年前大家对股骨头坏死的认识不多,病人分散在中医科、骨伤科、风湿科,保髋治疗杂乱不规范,疗效不能令人满意。”34年来,韦主任将心血倾注在骨科难题上,专注于股骨头坏死,继承恩师的科研成果和宝贵经验并发扬光大,改良或独创一系列保髋治疗方法,包括中医药非手术保髋、打压支撑植骨技术、带血管骨瓣移植技术、经外科脱位打压支撑植骨术等,让一个个行走困难、痛苦不堪的病人重新快乐行走。从刚入医门至今,韦主任的人生步伐越来越坚定。“病人的需求是支持我在医学上不断学习与创新的最大动力。”韦主任说,希望通过自己不断的学习与研究,与医学发展保持同步,为越来越多的患者解除痛苦。

悉心诊治每一个病例,改写病人的命运


  

接受了两个多小时的采访,时针走到十二点半,韦主任刚喝了一口水,手机又响了,是值班医生打来的电话,一位患者因手术费用问题,要求放弃手术,他匆匆赶到病房,来看望患者。老太太扶着自己老伴颤巍巍的站起来,紧紧的抓住韦主任的手,说“大夫,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老伴啊!医院,都因为手术费用太贵了而做不起手术。家中还有个生病的儿子卧床,家里没收入,全靠政府那点补贴勉强支撑一家人的生活,这个手术我们怕是做不成了”。说完老夫妇都红了眼眶。

韦主任看着穿着破旧黄军装的患者说道到“老人家,这个手术现在必须要做。现在医保覆盖率很高,医院有很多扶贫政策,钱的事,我尽量帮你们想办法,治病要紧”。医院慈善办及其他相关机构,详细地说明了情况,得到了肯定答复后,韦主任高兴的告诉老夫妇:“这病可以治了,手术费用大家一起帮你们想办法”!


  

刚处理完病房里面的事,韦主任饭也没吃,又赶忙来到了门诊。一张年轻的面孔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进诊室,其身后的老母亲手里提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的都是这些年拍的片子和病历资料。这名年轻患者今年刚满三十岁,年因突患系统性红斑狼疮开启了坎坷的“激素人生”。病情反反复复,每发作一次就要连续吃3个月的激素,结果两年后开始腿痛,但当时检查未发现异常,他以为是劳累或扭伤,没放在心上,继续服用激素。腿痛越来越频繁,医院,直至去年10月才确诊股骨头坏死。腿脚像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每走一步要靠挪,加上求治无效,患者吃不下睡不好,心情越来越抑郁,从光鲜靓丽的工程师沦为佝偻身子面色憔悴的失业者,一度有轻生的念头。


  “这是典型的药物性股骨头坏死被误诊,耽误治疗两年多。”韦主任转过头对记者说道,由于使用糖皮质激素的专科多数不是骨科,对激素引起骨坏死的副作用知之甚少,很少能主动提醒大剂量服用激素的病人,需要及时做核磁共振排查骨坏死,往往依赖病人出现疼痛后到骨科就诊才得以诊断,结果是大大延误诊断与错失最佳保髋机会。韦主任每年收治股骨头坏死病人数千例,他说:“过去病因以髋部创伤多见,随着疾病谱的变化,因激素和酗酒造成的股骨头坏死越来越多。”韦主任形容激素对股骨头的损害(骨坏死)就像温水煮青蛙,初期可以没有任何感觉,一旦出现症状往往已是晚期。


  
  


  

中国人独有的“酒桌文化”,同样让韦主任忧心忡忡。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酒精与健康报告》显示,中国饮酒率达到48%,45-59岁饮酒率更高达62%,山东更是饮酒大省。长期过量饮酒,不仅会损毁肝脏,还会引起血脂代谢异常造成骨细胞死亡,以及引起维生素D代谢紊乱易发生骨质疏松,骨内压升高导致骨坏死,且发生坏死后更容易塌陷、变形。

“所以预防股骨头坏死,一定要慎用激素,少喝酒。早期发现除了进行最基本的X线检查外,还应该做核磁共振检查!”这两句成了韦主任经常挂在嘴边对病人和家属唠叨的话。刚处理完病房里面的事,韦主任饭也没吃,又赶忙来到了门诊。一张年轻的面孔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进诊室,其身后的老母亲手里提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的都是这些年拍的片子和病历资料。


  “所以预防股骨头坏死,一定要慎用激素,少喝酒。早期发现除了进行最基本的X线检查外,还应该做核磁共振检查!”这两句成了韦主任经常挂在嘴边对病人和家属唠叨的话。

完成手术超过+,仁心怀柔骨自刚

韦主任从三十岁开始做髋关节主刀医生,迄今主刀完成的股骨头坏死手术超过例,尤其擅长对股骨头坏死患者实施微创切口的髋关节置换手术,每年完成的人工髋关节初次置换量位于鲁南地区前列。“做医生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每一个细节都要深思熟虑,才能更好地完成手术,为病人服务。”韦主任一直这样严格要求自己。


  

他常常说,老百姓看病不容易,想法也很简单,就是想要“少花钱,然后看好病”。我们要根据患者的病情给患者制定个性化的治疗方案。每个股骨头坏死的患者都想保住自身的股骨头,在我每年诊治的数千例股骨头坏死病人中,许多病人有保髋的机会,”韦主任表示,多数病人就诊时病情已经严重到了要置换的地步,所以保髋要选择适应症,绝对不能盲目。

在采访的过程中,碰到了一位髋关节置换术后复查的患者。仅仅术后1个月,患者就基本能正常行走了。谈起手术,他激动的说:“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受了多大得罪呀,晚上疼的睡不着,自己连穿袜子都穿不了,更别提干活了,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医院和医生会减少多少痛苦呀!”这句话不仅仅体现着对韦主任精湛的专业技术感激之情,更感恩他对病人的一颗仁爱之心。

成绩只代表过去,未来的路还很漫长,他始终怀着这样一颗为患者服务的平常心,低调、内敛又不失大家风范,奋斗在的股骨头领域医疗战线上。“医者在心,心正药真。”一颗无私的爱心,从事着平凡而伟大的职业;一个神圣的使命,肩负着救死扶伤的工作。正如韦主任说:“我要继续专注于股骨头坏死,择一事,终一生!”

(临报融媒记者孔令华通讯员杨学岭王小彤)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